眼裡的萬花筒

關於部落格
這裡單純放心得感想
  • 413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Garnet Cradle 真紅的搖籃 サーリヤ線 上

十年前,由於サーリヤ的長相以及手中握有代表女神的信物,他被視為女神之子,而被迎入王宮成為王子;即使如此,他仍被王宮中大部分人所孤立。在逐漸崩壞的ミフターフ中,被當做可以召喚アズラ.サヤラーン,以拯救ミフターフ的存在,是許多人的希望。然而這十年之中,卻沒有出現任何的アミーラ(當然有被理人給處理掉的)。希望守護ミフターフ的心使他著急,終於在某天,他前往「沐浴之泉」祈禱。接著,他的願望,實現了--在學園中的美紅,受到黑貓吸引,通過道路來到了她以為是故事中的國度ミフターフ,出現在沐浴之泉中。

這是兩人,以人類之姿首度見面。

在此讓我離題一下,這段劇情,一直讓我到另一知名遊戲的名場景之一
兩方的角度跟表情實在有夠像(大誤)
不,別丟我雞蛋啊啊啊啊(逃)

咳,回到サーリヤ與美紅在沐浴之泉的初會。從沐浴之泉突然出現的異世界少女,符合神話裡的象徵,サーリヤ心中自然是狂喜;國家,有救了(然後就逼迫人家承認自己是アズラ.サヤラーン)......。不過,他還無法順利帶著美紅到ブルジュ•ナ—マ,就被宮廷魔術師發現,他仍需以公平立場和其他四位王子競爭。

在Garnet Cradle中,只有兩人迫切想當上王,一是理人,另一人自然是サーリヤ;不過兩人的出發點及理由並不相同。サーリヤ對美紅來說,第一印象差到極點,態度自大自以為是,還會對別人見死不救,只是把她當做道具來看待。サーリヤ在共通劇情之中對美紅的態度也很冷淡,雖然說希望被選為王,但也不會去討好美紅,或是跟她多親近之類。他所做的表示一向是默默的,也不打算讓對方知道。這裡,是在日後進角色劇情才會知道的事。

第一輪中,由於美紅還不想戀愛,因此她一直無法選出王,イブリース等不下去了出手干預,美紅等於受到了操控而在隔日的選定之儀中做出選擇。在她選擇王子時,サーリヤ突然出現不尋常的變化,殺了她所選擇的王子,滿身是血在美紅面前。這一幕,正是遊戲開始時的劇情:某人殺了某人後,美紅從惡夢中驚醒發現黑色的羽毛;回到了最初的早晨。從這邊,大概就能猜想到:這個故事已經一再發生。可是,為什麼?

這問題先按下不談,重新再通過一次共通劇情後,來到了對學園學生們來說是超級市場的地方,美紅看到了紅色珠鍊的材料。在學園中流傳著戀愛魔咒,將紅色的珠子用繩子串起,最後綁成蝴蝶結後讓手鍊照射一晚的月光,隔天開始不離身即可實現戀情。一瞬間美紅想到了サーリヤ,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到那個傲慢無禮的人,但想到黑貓サーリヤ,後來還是買了材料。

之後再度來到了ミフターフ,從ファラーシャ的口中得知了ミフターフ的創世神話。夢魔之王給予人類少女吃下後永不再醒來的紅色石榴,並創造了ミフターフ的故事。紅色石榴,在這個故事裡佔有很重要的地位。

在和サーリヤ的謁見之儀中,發現了サーリヤ其實很愛吃甜食(這裡臉紅不承認好可愛,呼呼),ファラーシャ勸兩人要和好,サーリヤ想想也是,就要美紅說他到底做錯了什麼。美紅想想其實也沒做錯什麼,但一開始要她對朋友見死不救這點讓她非常生氣。針對美紅的怒火,サーリヤ說他能理解,但他不會道歉。

「但,對我來說,除了妳以外的其他人對我來說都無關緊要。」

「只要是威脅到妳,會傷害到妳的人,即使那對妳來說是多麼重要的人,我都能毫不猶豫地斬殺。」

「妳記好......對我來說,妳就是這種存在。」

對サーリヤ來說,只要美紅是安全的就好,其他怎樣他都無所謂。美紅從來沒想過サーリヤ會這樣看待她,理所當然受到動搖。

再下一次來到ミフターフ時,美紅發現房間裡的花變了,便問了ファラーシャ,ファラーシャ說是被要求要天天換花及送上新的水果,是誰則沒說(不過玩家用猜的就知道是誰了XD)。之後出去散步時遇見了サーリヤ,兩人提到了選王的事。サーリヤ雖然不是非當王不可,但想當王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不希望リヒト當王;除此之外,他希望守護這個ミフターフ。美紅在此故意問了サーリヤ若她選擇リヒト的話呢?
看見サーリヤ受傷的表情,美紅發現她非常後悔做了這件事。漸漸的,她發現自己希望能和サーリヤ在現實相遇。其他王子在學園裡都能遇見一模一樣的人,只有サーリヤ,並不存在於現實中。可是,這個願望卻無法實現--對美紅來說,這個ミフターフ是夢境,而サーリヤ是只存在於夢境之中的人物。對美紅來說學園那邊「現實世界」裡有她重要的朋友、家人,是非常重要的地方;對サーリヤ來說,ミフターフ的重要性等同學園對美紅的重要性。若選サーリヤ為王,意謂著她愛上了サーリヤ,但是サーリヤ卻是夢中的人物......

兩個人,似乎漸漸向彼此靠近。美紅迷惑著自己的感情,當然サーリヤ也是。

後來的闇之森事件,差點被誘惑入森林的美紅,被サーリヤ及時拉回來。在害怕之餘,她在サーリヤ面前表現出軟弱,吐出弱音。
「公主。......妳要比這個「世界」的任何人都來得堅強。是妳一定做得到。」

「但是,我相信妳。」

「即使妳並非選我為王......---我也會相信妳的判斷。」

サーリヤ和理人完全不同。這大概是サーリヤ第一次展現出他溫柔的那一面吧(笑)?同時,我也因此徹底失守。

接著,サーリヤ拿出一把短劍送給美紅,讓她帶在身邊護身。他送美紅回去時遇見ファラーシャ那段我怎麼看怎麼笑(掩面)
回到房間後,美紅從ファラーシャ那裡得知,剛才サーリヤ送她的短劍,正是十年前發現サーリヤ時,他手上所握著的女神信物。想去還給サーリヤ,サーリヤ自然不肯收下。美紅也只能好好收著,明明都吃醋了啊,這兩個木頭orz。

是說サーリヤ都送了這麼重要的東西,女方繼續遲鈍,男方又死命壓抑兼無視......這一對,真的是美紅倒追到最後,而且還有失敗的機會(倒)。

到了每條路線都被發生的被告白事件,小森谷君真是悲劇,連隻貓都可以妨礙他告白。藉由小森谷君的告白,美紅發現自己有喜歡的人,想著サーリヤ開始做起了紅色珠鍊。那天晚上,到了ミフターフ裡,美紅看著サーリヤ和キイチ及ファラーシャ相處愉快,卻總是吝於給自己一個笑容,不禁覺得サーリヤ是不是討厭自己,結果笨蛋サーリヤ又找了藉口跑掉。在果醬事件最後,キイチ告訴美紅サーリヤ的離宮裡長著最好吃的石榴,要她下次去可以跟サーリヤ討一個來吃看看。

在學園中,學園演劇的練習一直無法好好進行。美紅心裡總是想著サーリヤ;同時小鳥冬美再出現,著急地要帶美紅去某處,最後美紅在植物園裡發現了倒下的小黑貓,把牠帶回宿舍後,一轉身小黑貓卻不見了......。該晚,到達ミフターフ,ファラーシャ告知美紅,其實每天的花及水果,都是サーリヤ送來的,而且還強烈警告ファラーシャ不準說。

「他就是這種個性。......---這種立場。」

「他也不要妳的回禮。只是......若妳覺得這個水果好吃,覺得這些花朵漂亮的話,那個笨蛋就滿足了。」

「---真的,他只需要那樣就夠了喔。」

我對這種不求回報的默默付出完全沒有抵抗力啊(掩面)。

醒來後,美紅在學園裡繼續尋找失蹤小貓,並在植物園裡看見了幻影。一晚,サーリヤ在謁見之儀裡問到了美紅是否會夢到同樣的夢,並提到了他最近會作那樣的夢。

「但是,那種事--除了身為アズラ.サヤラーン的妳以外的人是不可能的--當然,我和妳並不一樣。」

「所以我不過是夢見普通的夢--......沒錯,普通的......。」

這裡的「那種事」,指的是同時存在於學園與ミフターフ。サーリヤ在說這段話時,一瞬間浮現了苦悶的表情,我想他自己也想到了自己只存在於美紅的夢中而感到痛苦。回到學園時,美紅夢見了擁有黑色翅膀且痛苦中的サーリヤ,心裡湧上一股不安,夜晚到達ミフターフ急忙詢問サーリヤ的事,一聽到サーリヤ狀況奇怪馬上就衝去サーリヤ的離宮,卻被衛兵擋在外頭。和サーリヤ的一番對話中,也因被サーリヤ冷冷拒絕在外,氣到想跑回學園不再來ミフターフ,便衝向沐浴之泉跳入,サーリヤ亦跟在她後面。

神奇的事發生了,兩人竟然來到了白天的學園。--但是,兩人卻不能像美紅在學園時自由行動。此時,サーリヤ說出了「白天」讓美紅大為震驚。連サーリヤ自己也訝異於自己應該不知道才對。

接著,美紅看見了光芒,帶著サーリヤ走向光芒指示的方向,來到了櫻花樹之下。向サーリヤ說著櫻花的事,美紅再度意識到,サーリヤ只存在於她的夢中,事實這次如何刀刃刺入心臟般疼痛,若是選出了王,就再也無法前往ミフターフ,再也無法見到サーリヤ---美紅發現了自己完全不想和サーリヤ分開。

サーリヤ也明白他只存在於美紅的夢中,說自己很可惜無法看見櫻花盛開。

最後,時空扭曲,兩人又回到了ミフターフ。那天,美紅見到了和平常完全不同的サーリヤ,彈奏著豎琴,看來寂寞的サーリヤ。原本以為靠近了一點,但--那天晚上,サーリヤ再度徹底用言語傷了美紅的心。
「若妳沒有選我為王的意思,妳對我而言就沒用了!」

「---出去。我再也不想看到妳。」

雖然從他的表情裡看得出他其實也很痛苦,但是在那種情形下美紅根本想不到那麼多。她哭著跑回了宮殿。

接著,到了那個每個人都具關鍵地位的誘拐事件。ファラーシャ生病不在,サーリヤ卻在沒有謁見之儀時前來,並態度非常奇怪。像是囈語,說的話也不著邊際,偶爾又像是孩子一樣的語氣。

「我(俺)......我(僕)和父親大人相比,不過只是渺小,且半吊子......什麼都不是的存在。但......即使如此,父親大人及母親大人都--都說認同這樣子的我(僕)。」

接著サーリヤ不顧美紅畏卻,強行帶她上了眠りの塔‧寶石之間。

一切都能取回了。

來吧,只要讓這個女人打開門扉。

打開這扇---門扉----

門開了,但什麼都看不見。一片黑暗之中,只見到了一對貓眼。此時サーリヤ身上產生了異變,他身後長出了一對巨大的黑色翅膀,美紅覺得自己並不是第一次看見サーリヤ這個姿態。原應躺在病床上的ファラーシャ,不知為何現身此處,用歌聲讓サーリヤ恢復原狀。失去意識的美紅,醒來後見到了エマ,サーリヤ也失去了意識被衛兵抓住,以誘拐アズラ.サヤラーン之名被補,ファラーシャ則失去蹤影,剩下小鳥冬美被エマ交給美紅。

因惡夢而突然驚醒的美紅,發現自己身在課堂上。更驚人的事情發生了,サーリヤ竟然出現在學園中。

迦神在此時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小心啊!別被惡夢給吞噬了!」

迦神在這個遊戲裡是自稱完全的旁觀者,這一段サーリヤ來到學園的情節也是很不可思議的場景。

美紅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事情,サーリヤ則是要她帶她去櫻木處看花,這讓美紅覺得哪裡更奇怪。

「這不是妳......『如此希望』嗎?」サーリヤ這麼說道。

就在美紅還來不及深思前,理人出現了,並要求決鬥。
決鬥後雖然是由理人獲得了勝利,但サーリヤ冷靜的話語則是讓理人失去了理智,對轉身的サーリヤ送上一刺---場景一轉,回到了ミフターフ,サーリヤ渾身是血倒臥在地,理人帶著染血的笑容對美紅說道:

「這是公主妳所期望的吧?」

「所以妳看,妨礙者已經消失了喔。」

「這麼一來,不管是這個世界或是妳,都是我的東西了。」

接下來,卻是在早晨驚醒,入睡後得到的消息卻是:サーリヤ獲得了釋放。前往サーリヤ的離宮時被衛兵擋下,在外頭的石榴樹下美紅看見了一名美麗女性的幻影,向她訴說了關於夢的事情。幻影消失後,サーリヤ就站在美紅的面前。面對明顯擺出拒絕姿態的サーリヤ,美紅拚命說出想要石榴的話語。正當美紅要說起前些天的事情時,サーリヤ則是說著自己因誘拐姬巫女入牢的罪,美紅在此時終於決定告白。

「サーリヤ,我很快就說完了,聽我說一下。然後,我再也不會跟你說話了。」

「......我有無論如何都想傳達的事。就這件事,你可以聽我說嗎?」

「---好吧。」

「在『フルシュ.ジャリード』差點被誘入時感謝你救了我,讓我喝了溫暖而美味的茶謝謝你,這個......這個石榴也謝謝你。......サーリヤ彈奏的豎琴非常動聽......雖然歌聲有些悲哀。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會那樣悲傷寂寞。......雖然一定會被說成多管閒事。」

「......」

「サーリヤ,我大概是......喜歡你吧。」

「---!妳......妳在說什麼傻話.....。」

「傻話也好。我只是無論如何都想告訴你,無法保持沉默。.....我只是想告訴你這些。......再見了,這個石榴謝謝你。」

「等等......!」

サーリヤ帶著美紅回到了寢室,拒絕人的氣息已經消失,サーリヤ對美紅唱起那首歌,說起了以前的事。

「......這首曲子,是母親為我創作的歌。」

「我幾乎沒有對母親的記憶。」

「不可思議的事......我明明沒有關於母親的記憶......卻時常夢見母親。」

「母親在夢中,一定會這麼說。」

「『サーリヤ。你的名字是媽媽最喜歡的夜晚喔。是指在夜晚降下的雨,在乾涸的綠洲上降下銀色的雨,猶如寶石般閃耀。サーリヤ......即使分開,我也愛著你。只有這件事你一定要相信。』一直重覆著,直到我記得如此清楚。」

「我一直想回想起母親。想知道母親是不是真的......愛著我。然後......我的願望......願望,終於......實現了。但是---」

サーリヤ不再說話,到外頭重新在石榴樹上選了一顆最大的石榴,拿進來剝開石榴餵美紅。
「妳的手指會弄髒。」
美紅心想,サーリヤ可以不用這麼溫柔的。
果然是個殘酷的人。比誰都還殘酷。但是。
我卻喜歡上了這樣的人---

「---如果不是妳就好了。從沐浴之泉裡出來的人不是妳就好了。......如果,沒和妳相遇就好了。」

受到殘酷話語的影響,美紅哭著推開了サーリヤ,即使被拒絕再多次她還是無法放棄。於是,她再度跑向沐浴之泉,想要離開ミフターフ。這麼痛苦的夢,她一點都不想夢見;想忘記全部。

她躍入沐浴之泉之際,サーリヤ緊抱住她。

「不準......!!我不允許妳回去......!」

「不行了.......再這樣下去。」

「為什麼是妳。為什麼妳......。為什麼......我會這麼的---」

即使緊緊相擁,兩人的心意卻還是無法相通。兩人分開後,サーリヤ再度發生了異變。

他像是囈語般地說道:「啊啊對了,這裡是夢的國度......啊啊沒錯,那時妳說了。『真漂亮的金色項圈呢,而且眼睛也很漂亮呢.....像是太陽及月亮般的眼睛,晚安--黑貓王子殿下。』」

美紅覺得在哪裡聽過這段話,不,是從自己口中說出的?

「被妳溫柔地抱著,被妳溫柔地撫摸著......想要就那樣子......一直留在妳的身邊--啊啊沒錯。妳是我的----」

說完話後,サーリヤ背後再度長出漆黑的翅膀,痛苦呻吟著,正當他粗暴地親吻美紅時,有人出現了--同樣有著漆黑雙翼的ナスル,一陣白光後,ナスル已將サーリヤ送入了闇之森。在ナスル魔力沉睡下的美紅,醒來之後卻是毫無一人的學園。再回到ミフターフ時,那邊也開始崩壞。美紅從エマ處得知了無論學園或ミフターフ都是夢境,而要從夢境醒來的辦法只有一個,和王子一同拯救ミフターフ。而後由椿戳破了エマ的謊言,並且帶領美紅找到某位魔術士,也就是美紅失蹤多年的爸爸。從爸爸那裡,美紅取得了由石柱碎片所製成的小刀,立意打破石柱,完成サヤラーン的願望,終結這個永遠的夢境。在闇之森中,美紅找到了サーリヤ,在強烈的願望之下,兩人回到了初次見面的沐浴之泉。

在此,サーリヤ對美紅說了他的身世。

「我是イブリース和サヤラーン的孩子。由人與夢魔所產下,什麼也不是的半吊子般存在。在我的惡夢中,イブリース出現了......我被操縱著將妳帶向寶石之間。到達門前時,我看到了,另一個我。不......或許該說是我原本的姿態......那隻黑貓就是我。那個時候,雖被那傢伙彈奏的豎琴所幫助,那之後我在牢裡,又夢見了惡夢。イブリース出現對我這麼說了。」

「『ガーネット.クレイドル是サヤラーン的命脈,那個光芒消失的話,ミフターフ也會消失,在這個ミフターフ中擁有形體的人子會回到原本該回去的場所,精靈們則會因失去映照的光芒而回歸黑闇。既非人也非魔,既是魔也是人的你到時候就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吧。サヤラーン所產下的你的魂之源頭是サヤラーン的靈魂,也就是ガーネット.クレイドル。人類姿態的你沒有那個記憶嗎?』」

美紅一瞬間想到了在櫻樹下微笑的サーリヤ。

「『小小的夢魔,你這個連心也沒有的夢魔,無意識地為了那小女孩使用了無數次的力量。你每使用一次,就加快了ミフターフ的崩壞。這個世界和你都一樣沒有時間了。』」

在這裡,我們回到一開始,第一輪美紅一定會強制進BE這邊。回到遊戲開始時的劇情:某人殺了某人後,美紅從惡夢中驚醒發現黑色的羽毛;回到了最初的早晨。是的,サーリヤ查覺了這個選擇並不是美紅打從心裡的『願望』,因此阻止了美紅結束選定之儀。一次,又一次。我在想,第一次サーリヤ經由沐浴之泉來到現實世界,也許是因為美紅打從心裡想要和サーリヤ待在同一個世界裡,サーリヤ無意識地實現了美紅的『願望』,雖然很短暫。サーリヤ一直無意識地,在實現美紅的願望,也在防止有人強迫美紅改變心意。

同樣的--若選擇サーリヤ以外的王子,他勢必留在ミフターフ裡直到世界毀滅,而到毀滅前僅剩一點時間。サーリヤ和理人的愛,可以說是相對的吧。

「我若是再繼續使用力量的話--」

「那男的笑著這麼說了......把妳帶來.....用我半吊子的夢魔之力......魅惑對方以及操縱夢境的力量奪取妳的心,帶去他的身旁......在森林深處的『ガーネット.クレイドル』。」

「然後在那裡.....將妳獻上。這麼做的話,這個世界將可以不用消失,永遠的樂園ミフターフ可以取回光輝......我也不用消失了......若不帶妳去,將妳獻出的話,ミフターフ將完全毀滅......我也會跟著消失。」

「但是......把妳獻出去......我怎麼做的到?」

「我無法回答。愚蠢的我所能做到的,只有讓妳遠離......希望如此一來,就可以不再愛妳。」

「但是慢慢取回記憶後,我的心無法安定,所做的行動則......不管是世界還是妳,都暴露在危險之下。ナスル很了解吧......我的軟弱之處。」

サーリヤ的手指動了,微微地,那手像是要向我伸來。

「我想實現妳的願望......一次又一次使用了力量。......而現在我也持續在使用力量。」

接下來是BE,在BE裡,サーリヤ並沒提到過去的時段,而是直接要美紅回去現實世界。

雖然我打算翻譯全對話,但語氣的部分,真的要聽遊戲裡才能感受得到那種糾結及哽咽,サーリヤ壓抑自己的情感,明明自己也想哭卻沒哭出來那種感覺......真的聽遊戲裡才能夠感受到。

「妳......回去妳的世界。」

サーリヤ,這是......你現在的願望嗎?......你,想要我回到現實世界嗎?サーリヤ,回答我。

「......沒錯。」

要我一個人回去嗎?

「......真是愚蠢的問題。本來就只是妳一個人從泉中來到這個世界的。一個人回去,很正常吧?」

......那是指我,已經無法以姬巫女的身份幫上忙了嗎?我已經是......這個ミフターフ不需要的人了?對サーリヤ來說......不需要了嗎?

......サーリヤ回答我,我......不待在這比較好?

「.....啊啊,沒錯。」

......我知道了。......對不起。

「......妳為什麼要道歉。」

因為,我什麼都做不到喔?明明是為了拯救ミフターフ而被呼喚而來......我卻什麼都做不到。

「......是啊。」

サーリヤ......那......能帶我去『ガーネット.クレイドル』嗎?因為這樣,ミフターフ就可以不必消失了吧?サーリヤ重視的世界......可以留下來喔?

「......妳的使命已經結束了。回去妳該回去的地方。」

不要-----!!不要......不要......別說那種話。不要遠離我......!!那不就是......不能再遇見サーリヤ了嗎!?我才不要那樣,才不要再見不到面,和サーリヤ分開這種事......才不要......

「......妳在說什麼。」

不能和我一起去嗎?沒有サーリヤ來現實世界的方法嗎?

「妳......。」

我也知道自己是在說無理的話,但是沒辦法不去那麼想。真的說了很過份的話吧?明明サーリヤ重視的是這個ミフターフ,可是......可是我不想分開......!サーリヤ......不能到現實世界嗎?

「為什麼有那個必要?為什麼......我不能不離開這裡?到底......為什麼......」

サーリヤ----

「......妳為什麼如此愚蠢?妳到底......希望我說些什麼?」

サーリヤ---

「妳究竟......希望聽到什麼?」

如果這樣......說你討厭我,說你再也不想看見我,說你要我從你面前消失。這樣子的話,我一定能夠死心。所以.....傷害我,我就能討厭你了。--傷害我到,即使不去想你的事也沒問題。

「......哈哈......」

我也很驚訝,我會是這麼難以死心的人。明明決定了不談悲傷的戀愛,也絕對不為戀愛哭泣了,那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哭泣呢?


「......公主。」

サーリヤ,你快說啊。不然......我還是......。

「我無法待在妳的身邊。」

サーリヤ......

「要我選擇妳或是世界......這是最後了,妳回去現實世界。」

不、不要......我才不相信那種事......若是如此,我要和サーリヤ一起留在這裡!

「不行。」

「這個世界,沒有藍天;也沒有耀眼的光。妳所喜歡的那種花也不會盛開。」

サ......リヤ---

「我希望妳能被這個『世界』所困住,妳能無數次往來學園及這個ミフターフ,一定是我的『願望』。希望妳能被束縛......我這麼希望。妳每次否定這個世界所發生的事,我使用了無數次的力量。也因此,讓自己的壽命不斷縮短。」

......我不要。我才不相信這種事......。

「即使如此,我還是想實現願望。就像我許願能待在妳的身邊一般--這也是妳打從心裡的願望。」

既然如此,我果然還是該留在這裡!留在這裡然後--!

......サーリヤ?

「夢已經結束了。若在那耀眼的光芒中甦醒過來,妳要重視妳所生活的世界。耀眼的太陽,沐浴在陽光之下的青草味道,盛開的五彩花朵。」

「要重視......妳的樂園。」

サーリヤ?不要說那種話。

「對妳來說這是夢境,醒來就會忘掉的夢境。」

「作為妳的夢魔--我會吞噬妳的夢。妳會忘了這個世界--同時也忘了我。」

「.....我所愛的公主啊。就讓我說出這世界最後的謊言吧。」

不......。

「---我從沒愛過妳,從來沒想過要......緊抱妳,想將妳的一切納入我手中這種事......好幾次都......」

サ......リヤ?

「......啊啊,我真是糟糕。在這種時候......無法好好說出謊言。」

你在說什麼?不要再說了,我不想聽......!

「......真想看到那朵花盛開的時候。一定是像夢一樣的美景吧。」

不要......不要不要,過份......!

「該說再見了,我唯一愛的公主啊。」

サーリヤ----!!

一陣白光閃過,美紅在現實醒來。

如サーリヤ所願,她忘記了一切,只是哭著醒來。

站在盛開的櫻樹下,美紅卻不知為何哭了---。

-BE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