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裡的萬花筒

關於部落格
這裡單純放心得感想
  • 4122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零から碧へ part2--零軌玩完後的感想與猜測

 個人對於零之軌跡的解釋,是為洛伊德他們的特務支援課,從零開始、讓眾人肯定獲得人脈、也與夥伴們建立起深深羈絆的故事。也因此少了任何一個人的特務支援課我都覺得很不對勁,碧軌序章時只有洛伊德一個人時我怎麼看怎麼彆扭。

不過「零」這個名字根本就是個梗。


整體來說我很喜歡零之軌跡,但是最終迷宮的地方讓我對這個遊戲評價打了一點折扣。

狀況大概是這樣:
喔喔喔喔蘭迪你為特務支援課改變好多啊→喔喔喔喔IBC攻防戰超熱血→喔喔喔喔課長你超帥(熱血到哭)→喔喔喔喔小約小艾來助陣了→可惡我要打王我要破關喔喔喔喔喔(內心超激動)→怎麼走這麼久還沒打到王啊......(戰意開始萎靡)→混帳什麼血池!!(迷路中,戰意更萎靡)→六個小時經過。

最後打到王的時候我整個戰意都快消失,滿腔熱血在迷宮裡逐漸化為烏有。說起來最後王其實也不難打,總之軌跡系列後期就是配最終大法轟下去就對了,我玩到最後支援課兩名男性淪落成丟輔助丟藥等等的雜役......。

實在非常想吐嘈這王可能是史上最無知的王,一問三不知,用複製版魔眼最後還被洛伊德爆氣解除;最後被藥反噬以至於無法保持住自我。其實後來我覺得他在各種方面上挺可憐的,比起前作的懷斯曼教授,約希姆連黑幕邊都沾不上啊~

於是洛伊德對他的詰問,便一個個都當成了要在碧軌裡要解決的謎題。

關於琪雅、關於大哥的死,etc。破完零軌後除了琪雅是500年前的人以外什麼都不知道。個人認為零軌是在為碧軌做前置準備,把克洛斯貝爾整個情勢、地理狀況、人際關係做一個介紹,如此一來在碧之軌跡裡就不需要再花時間解釋;當然也會變成只玩碧軌會有很多事情看不懂就是了。

於是結束遊戲後我就開始看巴哈、看wiki上的未來猜測,大概也有自己的一套猜測。

1瓦吉是教會人士,而且是星杯騎士團一員--有結社就不會讓教會沉默,再加上瓦吉的幫派名以及他常常講到聖典裡的事,關連實在很明顯。在碧軌裡也獲得了證實。

2琪雅是時之至寶--這點,她是至寶沒錯,但不是時之至寶。

3洛伊德最開始的夢是輪迴--我還沒玩到那裡,但劇透得知的確如此。

4殺凱大哥的兇手可能是結社相關人物--NO,整個錯了......話說起來一個戲份不高卻有頭像的人完全就是個嫌疑犯。是說那個風什麼的,我一直相信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背叛我的信任......

5IBC總裁很黑--基本上我第一次看到他就覺得他應該是個魔王,結果一半對了。

6看預告片時覺得蘭迪插了死亡flag--還好,這個猜測錯了。

7沒有官配--我錯了。跟某人的絆劇情會提到,但是洛伊德你究竟把姐姐放在哪裡?!

8琪雅會被奪走--究竟算不算奪走我很迷惘,姑且算是被誘拐好了。


大概是以上這些猜測。


再來是碧軌到目前的一點心得。

說有增加配音,但其實還是不太夠,最完整的一段還是開頭那一段;也就是在預告片那的那一段。後面其實還好,尤其洛伊德的配音更少。新的主迴路、爆發系統相對上有減低遊戲打王難度,除了四章初那場對戰沒有爆發系統應用外,其他打王時都可以使用,我幾乎沒有感受到危機(以normal難度而言)。不過不釣魚或去舊公寓刷耀晶片換錢,在初期財政真的非常吃緊......

老實說在序章最後洛伊德對魔人化秘書那番對話我看得有點不太舒服,總覺得這實在太少年漫畫走向不太適合洛伊德(凱文神父出來時我超開心)......後來坐上火車後就還好,在選擇艾莉時恢復了エロイド的本性、選擇蘭迪時又是那個想快點成長的青少年。

話說芙蘭很有潛力,why她看到瓦吉戲弄洛伊德時會開心啊XD

然後瓦吉在車站裡那句「為了你」我也掩面了,越來越懷疑F社是想網羅各種口味的玩家,不管百合薔薇或是其他花都能夠找到配對萌,真是太可怕。不過也得多虧洛伊德這種天然直球的個性,不管男女都能吸引。凱大哥怎麼養出這種弟弟的啊~快教我怎麼養孩子可以養成一個洛伊德!

話說諾艾兒的絆事件,個人覺得有點突兀。艾莉跟緹歐算是自然發展,諾艾兒難道真的是被那句「我要妳」給攻略了嗎?她的心動度感覺沒像艾莉跟緹歐那麼高啊。

說回遊戲本身,前兩章是看新成員與舊成員怎麼培養默契,外加帶出赤色星座獵兵團。玩到第四章前期,我跟朋友哭訴說這次碧軌的主角其實是蘭迪不是洛伊德吧,從他歸隊開始幾乎都是他跟赤色星座的對手戲啊;直到三章末,他說出心裡話時,也終於真的跨出去了吧......真的是多虧洛伊德那種天然卻又能直接擊破心房的發言呢,當洛伊德說「不就是為了保護伙伴遠離危險時才會來」時,我覺得我也被他攻略了啊可惡。

但那個雨過天晴的音樂,硬生生讓我流下的眼淚收了回去就是。

在這次碧之軌跡裡很常看到「和過去做個了斷」這種組合,以及從前作就提到的「壁」。可我對於瓦魯特的評價在他這種「往生際惡い」的狀況、且打傷過去的夥伴之下變得很低......雖然最後阿巴斯講起瓦吉&瓦魯特的關係時有稍微好一點。

相較之下,雖然我對於風之劍聖很意外,卻還是蠻喜歡他的。

大概從第三章最後一部分開始,劇情就變得非常嚴肅而且很好哭,我從三章末開始哭,到終章一段哭一次,集合夥伴時、其中四名sub-character的絆劇情、《帕蒂爾=瑪蒂爾》的犧牲行為那段整個淚崩......好久沒在一個遊戲裡哭得那麼慘。

緹歐變得比零軌裡更可愛了>///<。

目前大概是如此:D


最後說到「碧」之軌跡。

不像零之軌跡還蠻好附會,為什麼要叫碧實在有點難懂。說起來碧雖然唸做あお,但用IME輸入法打不出碧這個字,打出來的是蒼、青、藍這類,代表藍色的字。

除了計劃名、至寶名字、以及更深更廣的藍色之意外,當年幻之至寶種下的是「青い草」,是吸收所有人類的情感、知識等等,讓幻之至寶能夠了解人類。我個人猜想,能不能把碧之軌跡當做是眾人們的軌跡呢?藍色的花,あおい花,碧色之花、代表著所有人們的情感、經歷與所見所聞,人們所行走過的道路劃出了碧色的軌跡。

可能有點牽強,不過目前我是這麼覺得啦......有什麼其他想法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